咔嚓嘭

【雷安】骑士和他收养的孩子(1)

不是现在很流行魔女收养孩子吗
如果改成骑士的话
嘿嘿嘿🤔️

1.
雪太大了,安迷修不明白为什么敌方的人为什么偏偏选这个天气挑起战争,明明他们自己也因为这大雪而被困在了树林里。
但是国王总是不管这些外界因素的,在他们看来只要打赢了就好,过程并不重要,结果才是一切。
他们可以让士兵穿着薄而破的裤子在雪里前行,不去管这些年轻人饥饿的胃和坏死的皮肉。
今天是粮食紧缺的第七天,队伍的整体士气低迷,安迷修和士兵们吃完最后的一点干粮,决定去弄一次大型捕猎。
平时捉到的野兔已经不足以让他们满意,他们需要更加强壮、庞大的猎物。
敌方的军队在森林的另一边,他们时时刻刻都在盯着安迷修队伍的一举一动。
安迷修必须在保证部下性命安全的情况下去打猎,昨天一个小队的士兵告诉他他在巡逻的时候发现了鹿的脚印,可能是迷路的鹿。
安迷修前去观察了一番,可以肯定这是一头年轻气盛的成年雄鹿。
天还未亮,安迷修便带着一小队士兵出发了,他们在走之前喝了一大口烈酒,不久身上便暖和起来,微微发起汗来。
安迷修警惕地看着周围,仔细听着声音,就算在黑夜里他的眼神也很好,借着还未完全落下去的月亮投下的月光,安迷修发现了那头雄鹿的脚印。
他们得分工合作,这头鹿很大,如果捕猎到,那将是足够士兵们饱餐一顿的。
看到鹿脚印的时候,安迷修的口舌都开始分泌唾液了,他已经可以想象到那将是如何美味的一餐了。
他们在森林里又走了一会,白色的雾气开始升了起来,身体又开始变得寒冷。
安迷修很快听见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也许那头雄鹿醒过来了。
他决定前行,他的士兵跟着他,手里拿着长矛,身后背着弓箭,循着声音的发出点走去。
鹿的身影在雾气里隐隐约约地浮现。
安迷修睁大眼睛,仔仔细细盯着它的一举一动,它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什么,有些不安地动着耳朵,四处张望着。
它头上那对尖锐可怖的鹿角让安迷修打消了正面攻击的打算,那鹿角足以杀死两个成年人。
他决定驱赶这头鹿,把它引到前方他们之前就挖好的陷阱里。
跟随在他身边的都是在安迷修身边待了许久的战友,他们默契又冷静,互相对视之后便明白了该如何行动。
安迷修慢吞吞地移动着,他要绕到这头鹿的后面去,而其他的人则负责在两面夹攻。
安迷修脚步轻盈,像一头矫捷的猎豹,弯腰把自己隐藏在丛林之中,站在中央的雄鹿开始犹豫地往一旁走去,安迷修仍旧不慌不忙地继续向前。
很快,他就要走到这头鹿的身后了。
突然,什么东西从他身边飞了出去,狠狠地往那头鹿的后腿扎去,安迷修吃了一惊,他立即知道这不是自己的人的举动,难道有敌人在附近?
这么一想,他便出了一身冷汗,埋伏在四周的士兵也暗自惊慌,但仍等候着安迷修的命令。
那向雄鹿扔去的东西是一根削尖了的树枝,但很可惜后劲不足,还未抵达猎物,便插进了泥土里。
雄鹿被惊扰,很快便慌张地朝一处狂奔去,安迷修犹豫了两秒要不要追上去。
而当他还没有犹豫完,他不远处的丛林里便冲出来一个人,那人握着弓,用力拉长,猛地朝那逃命的雄鹿射去。
安迷修愣了愣,在迷雾中他好一会才看清楚那个人的模样,那分明是一个人,是一个瘦削的孩子。
那孩子用力拉着弓,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力气不够的问题,那箭还是不够射到那头雄鹿。
那雄鹿似乎也是意识到了对方并不能对付自己,狡猾地转过身来,用闪着冷光的鹿角朝着那孩子刺去。
“喂——”安迷修吓了一跳,他大声去呼唤那个少年躲开,可那少年像是被吓坏了一般一动不动。
如果再不躲开,那孩子就要丧命于鹿角之下了,安迷修再顾不得其他,立马冲上前,那少年注意到他的脚步声,转过头来,还未看清安迷修的样子,就感觉被用力地抱紧在了一个怀里,下一秒便是天旋地转,他感觉自己在往地上撞,撞得头晕,但是却没有很痛,因为背后的那个怀抱帮他承受了。
安迷修抱着那个孩子在地上翻滚了两圈,躲过了雄鹿的攻击,在一旁伺机等候的士兵立即把长矛朝着雄鹿的脖子插去,四面环敌之下,雄鹿毫无逃生的可能,只能不甘心地被这群人类夺去生命。
士兵们看着倒在血泊里的雄鹿,一齐欢呼起来,跑上前去收拾雄鹿的尸体。
安迷修扶着怀里的孩子从地面站起来,他刚想问一下这孩子是否受了伤,那孩子却先开口了,是一句不客气的话。
“那是我的猎物。”
安迷修愣了愣,才意识到这孩子指的是那头雄鹿。
那孩子比安迷修矮两个头,仰着脑袋看他,他的脸上都是泥土,就连头发也乱糟糟的,可是那双眼睛却叫人看了吓一跳,那眼神像是一头雄壮的野兽,即将成年,很快就会拥有自己的大片领地的野兽。
安迷修看着他的双眼,心里想说的话一下就忘记了,他明白对方并不是个好糊弄的小孩子。
“捕猎它的是我们。”安迷修不打算在这个孩子面前示弱。
“是你打断了我的捕猎。”那孩子一字一顿地说,“我本来可以捉到它的。”
安迷修实在不知道该说刚才是我救了你你客气一点好不好还是你也有点自知之明吧?
他叹了口气,“那你想怎么样?”
“我要鹿的一条腿。”那孩子说。
真是够贪心的!安迷修看着他,一时语塞,而且这孩子的语气一点也不像是在商量的样子,分明就是,就是强盗的语气!
“不可能。”安迷修同样用强硬的语气回答他,“你最多能得到半条腿。”
话语一出安迷修后悔了,他这是在干什么,堂堂大骑士,竟然在跟一个小孩子为一条鹿腿争论。
安迷修一边在心里默默地斥责自己,一边又为自己开脱,这个孩子说话的语气实在是让人喜欢不起来,就像是他最讨厌接触的那些大人物一样,每次参加酒宴或者舞会,安迷修都不得不去跟那些达官贵人打招呼,那些人说话总是抬着下巴,用眼睛斜着看人,语气也傲慢得厉害。
如果不是这个孩子满身污泥,他真的会以为这是那个贵族的小少爷。
那少年嘲讽似地看着他,似乎在嘲笑他的幼稚和失礼,安迷修皱皱眉,刚想说什么却发现对方的脸色苍白得厉害,那是一种受伤后的苍白。
安迷修看了一眼少年微微颤抖的右手臂,那沾满了湿润泥土的布料上,正慢慢渗出血液,显出一块乌黑的痕迹。少年一声不吭,只是冷冷看着他。
“到时候再说吧,不会少了你的份。”
安迷修伸出手去拦少年的肩膀,避开了他受伤的手臂,“但是条件是,你得跟我一起走。”
他看着少年,本以为对方不会答应,没想到对方竟然点了点头。
安迷修挑了挑眉,手掌的触感告诉他这少年的瘦并不是因为饥饿形成的,而是因为长期的锻炼。
尽管受了伤,对方仍旧充满了力量,只是这力量潜伏着,除非你直接去揭开面纱,不然会被假象蒙蔽。
安迷修忽然对着少年起了极大的兴趣,如果他能好好训练这个少年,那对方以后将会是他的一大主力。
“你叫什么名字?”安迷修温和地问对方。
少年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慢悠悠吐出两个字:“雷狮。”
tbc……

评论(8)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