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嘭

【雷安】骑士和他收养的孩子(5)

让大家久等了一天
其实是在写番外(车车车😏)
这章短小x

5.
庆功会对安迷修而言只是达官贵人借战争胜利的这个借口来进行社交活动的宴会罢了。
但是作为骑士长,他也算是半个庆功会的主人,这让他不得不去跟那些瞧不起人的贵族打交道。
椅子上放着早上女仆拿过来的礼服,安迷修同样也吩咐拿了雷狮的。
这小孩虽然十二岁的时候比他矮一个头,现在却快跟他差不多高了。
他才十七岁而已啊,安迷修心想,自己十七岁的时候拼命吃肉也没长到这家伙这么高呢。
长高后的雷狮让安迷修不怎么喜欢,毕竟不再是那个任他摸头捏脸的小少年了,不能随意欺负让安迷修丧失了许多的乐趣。
而且若说当初的雷狮只是一头还未见过世面的野兽,那他现在就是一头诡计多端,用心险恶的成熟狮子了。
虽然对于自己带大的孩子用这些形容词感觉不怎么好,但是安迷修觉得这意外地适合雷狮。
"你在发什么呆?"雷狮从门口走进来。
他身姿挺拔,脸颊微红,头发带着些许汗意,像是刚锻炼完回来。
安迷修正心虚着,听他一喊心里更加紧张。
他避开雷狮的眼神,指着礼服说:"穿上,今晚跟我去参加宴会。"
雷狮并不惊讶,这是他之前一听到消息便跟安迷修提出的要求。
他走过去拿起那件属于自己的礼服,上面绣着繁复的花纹,衣服的下摆是时下最流行的款式。
这布料摸起来让雷狮有些怀念,他许久没有穿过这种衣服了。
一想到这里,他便对今晚的宴会更加兴奋起来。
安迷修没管他在想什么,反正问了雷狮也不会乖乖回答他,他索性再也不问。
衣服送过来的时候女仆跟他说因为是临时准备的衣服,所以不知道合不合尺寸,需要试一下,如果不合适再拿去换。
安迷修想着,直接伸手解开了自己的衣服扣子,直接露出来藏在布料下的小麦色肌肤。
雷狮听见他动作的声音,顿了顿,便偏过头看过去。
安迷修虽然几经战场,但是却没受过多少上,皮肤上的只有几条淡淡的伤疤,并不形象他整体的美感。
他从小练剑,一身结实的肌肉,但却不是那种明显得可怖的肌肉,而是薄薄的,让他看起来不至于太过强壮,也不至于太过瘦弱。
他的皮肤并不很白,但是胸口的乳//首却竟然是淡淡的粉色,点缀在那儿,让雷狮竟然有点挪不开眼睛。
他并不是第一次看到安迷修的裸//体,却是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因为对方的身体而升起奇怪的热来。
安迷修换好了衣服,转过头去,却发现雷狮没有想动作的意思,"快换上衣服看看合不合身,不合身拿去换了。"
说完,他走到镜子面前,打量着换完礼服后的自己,说实话,安迷修对自己的长像还是挺满意的。
顶着这张脸,在宴会上不想说话的时候,只要笑着都不会有人说他失礼。
"你觉得我这一身合身吗?"安迷修转了转身体,询问一旁的雷狮。
雷狮已经脱掉了上衣,听到他的话便放下手走过来。
"腰松了一点。"雷狮伸手握住安迷修的腰。
骑士的腰又细又软,不用问雷狮怎么知道,光看对方在战马上能后弯腰朝着敌人刺剑就知道了。
礼服的布料有个好处就是透气又贴身,摸上去直接能感受到皮肤的温度。
安迷修的皮肤还是烫,雷狮差点因为手掌的触感不小心失了控制。
他眨了眨眼睛,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安迷修,安迷修正笑着,那笑容里带着些许得意,又带着几分不忍,可爱得很。
"雷狮,你这样摸我很痒。"安迷修扭了扭腰脱离了雷狮,他想了想,"就这样吧,只是略微宽松了一点而已。"
雷狮意味不明地嗯了一声,安迷修转过头对他说:"快去穿上衣服。"
不知怎么的,雷狮突然想撒个谎:"我不会穿。"
他的话一说出口安迷修就愣了一下,然后就开始暗自责怪自己的不周到。
雷狮是平民,怎么可能穿过贵族那穿衣步骤复杂的衣服。
他便拉过雷狮的手,拉着它朝那衣服走去,"过来,我帮你穿。"
雷狮捏着安迷修手掌心的肉,垂着眼睛不说话。
安迷修在穿礼服这方面也半斤八两,但是总比雷狮一窍不通好,他正了正雷狮的肩膀,叫对方挺胸抬头,停了两秒,又叫对方把裤子脱了。
雷狮直直地看着他,看得安迷修竟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又不是没有看过你露屁股。"大家都是男人,干嘛那么敏感,安迷修耸耸肩。
雷狮快速地脱了裤子,这下他的身体都露在空气里,安迷修不知道该笑还是哭,笑的是雷狮这个时候并没有他当年强壮,哭的是这家伙未免发育得太好了一点。
耳朵有点红,安迷修拿过衣服来给对方套上,像个第一次给孩子穿衣服的傻爸爸,笨手笨脚地提着雷狮的胳膊往衣袖里塞,一件衬衫都穿了半天。
雷狮:"……"这家伙真的是个笨蛋骑士吧?
穿到裤子的时候,安迷修脸也红了,他把裤子扔给雷狮,"自己穿。"
"不要,你帮我穿。"
"只有小孩子才要Daddy给他穿衣服。"
"Daddy."
安迷修:"……"他觉得自己的教育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不然就是雷狮是他的克星。
安迷修当然不会给雷狮穿裤子,他板着脸看也不看对方,迈着大步从门口出去了。有时候孩子还是得严肃教育才行,老是溺爱容易养歪。
门被关上,雷狮想起刚才看到的骑士大人红透的耳朵,闷闷地笑了起来。

评论(7)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