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嘭

【雷安】三皇子殿下,别皮,谢谢(8)哨向

滚回来更新
(つд⊂)

全文章节点这里

————————

要说找伴侣这种事安迷修也不是没有想过,只是他的女人缘实在是太差,差到令他人觉得不可思议的地步,毕竟他的长相、职位实在没什么好挑剔的,15岁横空出世的天才向导,性格潇洒又温和,在帝国军事学院武斗比赛永远是第一名,16岁就取代前任帝国军事学院首席,成为众多学生之首。

虽然并不出身于名门,但是一看就知道未来是个好苗子,因此可以说看中他的达官贵人不少,都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

可偏偏都会在见面后被那些公主小姐们婉拒,安迷修到底也想不通自己哪步做得不对,难道自己的行为不够绅士不够体贴吗?

少年时期的安迷修为此倍受打击,但一旦经历的这种事件多了之后,那颗思春期的心也就慢慢地沉寂了,而且毕业加入军队后他一直作为重点种子被培养,训练做任务,那点最后的想找个女朋友的想法也消失了,慢慢地结伴这件事就拖到了现在。

向导并不一定得和哨兵结合,他们比起哨兵有更大的选择余地,可是安迷修这类顶尖的向导,其实已经被限制了求偶范围,他必须找个哨兵结合,最好还是个顶尖的哨兵——这是一种不公平的潜规则。

安迷修其实对伴侣是哨兵还是向导都无所谓,安德司令之前也暗示过他好几次,让他在机甲部队里挑一个哨兵,特别是有一次庆祝会还有撮合他跟格瑞的意思,万幸的是格瑞之后就告诉了安德司令他已经选定了金做伴侣的事,不然安迷修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格瑞了。

格瑞不成,安德司令竟然还盯上了嘉德罗斯,弄得安迷修实在很想问安德司令到底有多嫌弃自己还单身?

可这种事毕竟还是急不得,并不是只要是哨兵向导就能凑到一起配对,精神匹配度很重要,但令人遗憾的是,能承受住安迷修全部的精神触手力量的哨兵几乎没有。

安迷修在军队里处理最后剩下的事物,从明天开始就是属于他的假期时光,不,是属于他跟那个倒霉小鬼雷狮的假期时光。

既然雷狮要加入他的机甲小队,那就得好好训练他才行。安迷修平时喜欢开玩笑,看起来好说话又温和,其实是个做起事来很认真的家伙,以前训练金跟紫堂幻的时候,没少被金同格瑞打小报告,说他严厉又不近人情,做出伪善的样子欺骗他的感情,安迷事后知道了差点笑到桌子底下去。

说干就干,安迷修在回家的路上顺便给雷狮制定了一份锻炼计划,分别针对体能和机甲方面,另外他需要找个机会,对雷狮的各方面能力进行进一步了解。

而且,他已经很久没有训练过新人了,实在是手痒得厉害。

 
 
雷狮一打开门,就看到了满面笑容的安迷修。

下意识觉得没什么好事,雷狮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往沙发走,还没走两步就被安迷修抓住了肩膀。

“年轻人,恭喜你。”安迷修笑眯眯地说,“你从下个星期开始就是机甲小队的成员了。”

“哦。”雷狮点点头。

安迷修顿了顿:“你难道不应该欢喜雀跃一下吗?”

“哇哦。”雷狮睁大了一点眼睛。

安迷修拍了拍他的肩膀:“没错,就是这样,不过还要再兴奋一点才行。”

“比起这个,你应该想一下怎么解决这次的晚餐。”
雷狮耸耸肩,“我不会再吃外卖了。”

“不会的,我保证不再给你吃外卖了。”
安迷修把那张表拿出来,“从今天起,你就按照这个来吃。”

“这是什么?”雷狮接过那张表格。

“训练期间的食物安排。”安迷修用手指点了点纸面,“这可是我好几年训练新人总结教训得出来的最完美计划。”

雷狮打断了他:“我拒绝。”

安迷修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什么?”

“我不需要什么训练餐。”雷狮说,“我要喝酒。”

“驳回,你还没有成年。”

“星际法律规定16岁就能饮酒了。”

安迷修挑挑眉,“真不巧,在我这里,就得遵守我的要求,我的规定是未满18岁不得饮酒。”

“要是我喝了呢?”

“你大可以试试看。”
雷狮笑了,他凑近了安迷修,呼出一口气,“其实我刚才就在喝酒。”

安迷修忍无可忍地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你以为我闻不出碳酸饮料和酒的区别吗!”

“不是饮料。”雷狮突然委屈起来,“是果酒。”

“哈?”

安迷修狐疑地看着雷狮发红的脸颊和泛着水光的眼睛,一时间想到了什么,“你,你不会喝醉了吧?”

“当然没有。”他一边说着,一边倒在安迷修身上。

 “喂你!你别突然靠在我身上!”

安迷修吓了一跳,慌忙接住他。

“我头有点晕。”雷狮怒了怒嘴,英俊的脸蛋看起来天真纯良,让他第一次看起来跟他的年龄有了相符之处。

安迷修想,雷狮这小鬼平时有多招人讨厌,这个时候就有多惹人喜欢。

可能是输给了格瑞所以心不平去喝酒了吧,安迷修想着,把雷狮扛起来朝着沙发走去。

他第一次跟格瑞比试也输掉了,当时也很不服气地跑去喝了个痛快,这点雷狮倒是意外跟他重合了,让安迷修莫名多出了几分亲切感。

雷狮似乎真的醉得厉害了,躺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地睁不开眼,安迷修揉揉额头,把他放在沙发上躺着,自己坐在一旁把那张表格又翻出来看。

看来雷狮对这种安排很抗拒啊,安迷修想,这样就更好了,治治这小子的威风。

“什么好事笑得那么开心?”后面传来的声音里完全没有任何醉意。

安迷修转过头挑挑眉,“你又骗我?”

“醉五分钟也是醉。”雷狮撑着脑袋看他,一副你能拿我怎么样的表情。

“我还以为堂堂的海盗雷狮还要装醉逃掉训练呢。”

“当然不。”雷狮嗤笑一声,复而又皱起眉头来,“不过我不喜欢吃西兰花,把西兰花给我换成其他的蔬菜。”

安迷修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

“刚才你是不是想起了你跟格瑞比赛差点输掉的事。”

“你怎么知道?”安迷修皱起眉,“你调查我?”

“只是对我的监护人进行小小的了解。”

雷狮坐起来,他摊开手,“还有,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千万不要把背后留给敌人。”

安迷修一愣,下一秒全身都反射性打了个战栗。

雷狮的手指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了他的后颈处,摸到了他的后领,那里是每一个向导的敏感地带。

“看来你还没有跟其他哨兵短结合过啊,安迷修。”雷狮笑了。

下一章

评论(10)
热度(108)